小路――机械师真好玩

咸鱼党 阴阳师养老中 最近沉迷第五人格匹配修电机,梦想是在小屠屠失踪或者在队友的带领下修完庄园里所有电机不喜欢开语音喜欢和队友玩猜猜看 文野宰厨
太all党 那兔aph耀君男神 吸兔吸耀 兔all露all 偶尔吃bg

消失的记忆[第五人格]by九曲九弯九

我这里是转载,大家快点去作者那里催更~

消失的记忆[第五人格]by九曲九弯九

晋江地址:https://wap.jjwxc.com/book2/3601337
贴吧地址:https://tieba.baidu.com/p/5721790490

〔授权转载〕消失的记忆(杰all)by九曲九弯九

转载授权在:http://deepd14836603.lofter.com/post/1d2b2e77_ee7b27fc

第七章

  红教堂

  
  空军晃悠在杰克身边,努力刷着自己的存在感。

  
  “……听说最近比较流行走红地毯,就像新郎抱着新娘,行走在神圣的教堂之中……”

  
  “杰克,我们也来试试吧,你抱我。或者,我抱你也行……”

  
  空军挨了一刀,总算停下喋喋不休的话语,然而却用着更加明亮而渴望的眼神,望着杰克。

  
  杰克:“……”

  
  杰克绕过他,走向晃动的电杆。
  
  ……
  
  自从上次在圣心医院第二次相遇,也不知是什么原因,杰克每次开局的求生者队伍中,总能看到空军的名字。

  
  第一时间找到杰克。
  

  像甩不掉的牛皮糖黏在身边。

  
  帮着杰克坑队友。

  
  即使被杰克砍倒,即使被放到椅子上,空军依然我行我素着。像毒.药,却甘之如饴。

  
  心跳剧烈的鼓动着,是爱的欢喜与激动。

  
  然而,看见杰克抱起同伴,便开始不受控制地嫉妒对方,完全不想去救。

  
  那么,就请你们快点离开吧。

  
  在这个庄园里,只有他与杰克,两个人。

  
  ……
  
  远远看见密码机旁的求生者,沾染了些许灰尘依然洁白的护士服,紧张导致多次校准错误。

  
  是熟悉的医生小姐。

  
  心脏突然响起的跳动声令她更加紧张,然而惊慌的眼眸却在看到杰克的时候,完全消失了。
  
  医生小姐露出笑容,站在密码机旁也不逃跑,只是看着杰克逐渐走近的身影,说道:

  
  “上次一直没机会说,谢谢你。”

  
  眼角余光瞥到了空军的身影,顿时惊呼出声:

  
  “空军先生,你受伤了!”

  
  随即拿出随身携带的药物,准备替受伤的空军包扎。
  
  不过,空军却躲开了她的手。

  
  先前在教堂中挨了杰克一刀,止血也不再疼痛,空军并不想让杰克留在自己身上的痕迹,消失。

  
  空军也注意到了一点,杰克似乎只有在对待医生的时候,与平时不同,多了一点温柔。

  
  空军微微沉下眼,嫉妒如蔓延的藤蔓,攥住了他的心脏。
  

  ……
  
  逃生门打开了,队友的身影飞快消失在门外。

  
  医生小姐望着空军的背影,犹豫了下,开口:

  
  “你不走吗?”

  
  就像上次一样。

  
  回应医生的,只有渐渐消失在庄园弥漫起的迷雾中,空军的身影。

  
  ……
  
  “杰克!”

  
  远远传来的声音令杰克走动的脚步一顿,随后却像是什么都没听到似的,重新迈开长腿。

  
  然而,空军却不想再让他就这么离开。

  
  飞奔起的步伐,在对方彻底隐身前,倏地从后面拦腰拥抱住了。

  
  然后恰巧好在引起杰克的挣扎前,空军自然地放开了手。

  
  手指垂在身侧微微摩挲,有种恋恋不舍的味道。

  
  “你还没回答我,之前的问题。”

  
  ……
  
  [我叫玛尔塔]

  
  [我可以追求你吗?]

  
  ……
  
  杰克转过身,毫无花纹装饰的白色面具覆盖在他脸上,看不清情绪。

  
  不过,却不妨碍空军注视着他的,炽热的情感。

  
  杰克顿了顿,嗓音沙哑:
  
  “抱歉……”
  
  尾音戛然消弭于空气之中。

  
  却是空军突然其身上前,吻在了面具上嘴唇的位置。
  
  ……
  
  “永远不要跟我说抱歉……”

  
  空军后退了两步,望着杰克面具后的眼眸,露出一抹微笑。

  
  “那么,我有幸能够看见神秘的雾影者,杰克先生的真容吗?”

  
  寂静的空气在周围弥漫,空军却从不觉得,这个氛围会让人感到尴尬,尤其是在只有他与杰克的时候。

  
  他从不嫌弃,时间过得漫长。
  
  ……
  
  杰克缓缓伸出手,拿下了脸上的白色面具。

  
  也许是想着,作为自己刚刚拒绝了对方的补偿。

  
  也许是想着,他的容貌也不是那么不可以见人。

  
  作为‘杰克’醒来的空白记忆,这个白色面具便一直戴在他的脸上。
  
  ……
  

  空军微微睁大了眼。
  
  ……
  
  

作者有话要说:
有小天使问:谁是受?
这个问题问的好!
其实我也不清楚谁是受(摊手
那么,投票决定吧!
1、空军。
2、小丑。
3、空军和小丑。
4、撩(吃)完就跑真刺激。
下章真~开车了,所以大家要用心选哦~

〔授权转载〕消失的记忆(杰all)by九曲九弯九

转载授权在:http://deepd14836603.lofter.com/post/1d2b2e77_ee7b27fc

第六章

  猝不及防被重新拉进房间,一只脚扫过门扉重重关上,撞击发出砰的一声响。

  
  后背撞上墙壁,在杰克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被小丑禁锢在了他与墙之间。

  
  空气一时间静寂下来,只听得到小丑稍微粗重的呼吸声。

  
  他伸出手,似乎想要摘下杰克的面具,然而
  
杰克微微偏过头,躲开了他的手,身影渐渐变得透明。
  

  不过小丑知道,他还在自己的怀中,这个想法让他内心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愉悦。

  
  “我很不高兴。”

  
  小丑仿佛自言自语地说。

  
  “在你放过那个空军的时候。”

  
  “在那个求生者向你表白的时候。”

  
  “——我很不高兴。”

  
  小丑注视着,眼前虚无的空气,却仿佛凝视住了某人的眼。

  
  “直到现在,我终于弄清楚了。”

  
  小丑的手指隔着看不见的空气,轻轻触碰到了温热的物体。

  
  隐身的效果在一瞬间打破,渐渐露出了杰克清瘦颀长的身形。

  
  彼时,小丑那诡异笑脸的面具,已在进门的时候被他扔下。大理石反射着微光的地面,一个小丑面具静静躺在角落。

  
  所以杰克可以很清楚地看见,小丑深邃的红眸,五官锐利的英俊。

  
  徒然变得正常起来的小丑,让杰克稍微有些不适应。
  

  然而下一刻,杰克脸上的白色面具突然被人除下,随之覆盖过来的,是小丑带着压迫性的面孔——

  
  他被小丑亲吻了嘴唇。
  
  ……

  
  唇上柔软的触感让小丑有一瞬间失神,比预料之中更加美味,让人控制不住地想要更加深入……
  
  小丑遵从了自己的内心。

  
  细细舔舐,略显苍白的唇瓣染上殷红而亮晶的水润色彩。

  
  不知是不是被他突然的行为惊得呆愣住,在小丑伸出舌尖探入唇瓣的间隙,撬开牙齿,更深的……小丑的眸色更暗了。

  
  腹下,炙热的物体变得更加坚硬,叫喧着释放邪.恶的欲.望。

  
  ……
  
  杰克终于反应过来,想要一把推开身前之人,察觉他意图的小丑却将他抱得更紧了。

  
  吸吮的水声在寂静的空间内不断响起,一阵令人心惊肉跳的脸红。

  
  直到杰克眼角渗出点点泪光,嘴唇发麻,快要呼吸不过来的时候,小丑才结束了这个漫长的深吻。

  
  小丑拥抱着杰克有些发软的身体,同样剧烈跳动的心脏此刻无比的接近在一起。

  
  小丑将下巴搁在杰克的肩膀,盯着近在咫尺的圆润耳垂,炙热的呼吸喷洒而出:

  
  “那个空军,并没有这么对你过吧?”

  
  “杰克~”
  
  ……

  
  杰克狠狠推开小丑的身体,转身,渐渐变得透明的身影夺门而出。

  
  然而,却还是被小丑瞧见了,耳尖染上的仿佛羞赧的红晕。
  

  “呵呵~”

  
  小丑勾起嘴角,是愉悦的笑。
  
  ……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本来是想写rou的……

〔授权转载〕消失的记忆(杰all)by九曲九弯九

转载授权在:

http://deepd14836603.lofter.com/post/1d2b2e77_ee7b27fc

第五章

啧啧,真难得呢~竟然将那些求生者全部放走了,是因为那局游戏有空军的存在吗?”

  
  小丑怪异而嘲讽的音调传过来,却似乎有种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酸味。

  
  “还是说,求生者的告白让你心动了?”

  
  说完这句话,小丑却是不由地眯起了眼,内心有种莫名的烦躁与不耐感。

  
  眼见杰克似乎不为所动的越过他,越行越远,小丑本就阴沉的眼忽地更暗了。
  

  ……
  
  这局的监管者是小丑。

  
  红蝶坐在观战室里,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小丑的凶残,可怜的求生者们被他一个个放血致死。

  
  “小丑怎么了?”

  
  厂长有些不解地问,显然即使是粗心大意的他,也注意到了小丑的不对劲。

  
  红蝶持扇的纤长手指轻轻点了下小巧的下巴,眸子划过一抹了然的深思。

  
  “估计是,吃醋了吧?”

  
  “吃醋?你是在说小丑吗?”

  
  厂长夸张地瞪大眼,透着不可置信的眼光。

  
  要说在他们监管者之中,最残忍最凶狠最令求生者感到害怕的,便是非小丑莫属了。

  
  说小丑有吃醋这个情绪,简直比他会放过求生者更难以置信。

  
  ——不过,若真有这个可能的话,小丑吃醋的对象,是谁?

  
  震惊不信之余,厂长不可避免地生出了一丢丢的好奇。

  
  红蝶用纸扇遮住下边脸,露出的细长眼眸有些意味深长。

  
  “嘛,谁知道呢~”
  
  ……
  
  厂长突然想到,小丑最近好像接触杰克的次数,比以前频繁了许多。

  
  应该……不会吧?
  

  然而自从心里有了这个念头,便如星火燎原占满厂长的思维,忍不住观察起小丑与杰克的相处。

  
  ……以他以前与园丁她妈的恋爱经验来看,小丑这货绝对是喜欢上了杰克而不自知!

  
  唉,可怜的单相思。

  
  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旁观者看透的小丑,依然在为心里莫名生出的烦躁发泄着。

  
  ……
  
  观战室的门被由外打开,杰克修长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厂长先生,打扰你一下。”
  
  ……
  
  跟在杰克后面,看着眼前颀长优雅的背影,厂长忍不住猜测:
  
  杰克找他做什么?
  
  还单独聊聊?
  
  难道……是发现他最近偷窥他和小丑的事了?
  
  想到此,厂长内心便不由地一阵心虚,虽然他只是有点好奇而已。
  
  走进一间茶室,厂长在杰克的示意下坐了下来,这时他才发现,杰克从未摘下过的白色面具,被他放到了旁边的茶几上。
  
  厂长也是第一次,见到了杰克神秘面具下的容貌。
  
  ——非常好看。
  
  厂长形容不出来,也许是他词汇贫瘠。
  
  厂长也没有感到惊讶,他只是觉得,无论杰克是什么样子,都是理所当然。
  
  正当厂长还在思考,杰克为什么找他的时候,杰克却突然开口了:
  
  “你是出现在这里时间最早的监管者。”
  
  他静静注视着厂长的眼眸中,似乎带了一丝忧郁。
  
  “那你知道,这座庄园的主人是谁吗?”
  
  ……
  
  杰克已经完全想起来了,在那疼痛的脑海,模糊记忆中徐徐展开的无比熟悉的画面。
  
  他是一名医生。
  
  他是为了拯救孩子们才来到这座庄园。
  
  他不是什么机器。
  
  更不是什么可怕的监管者——
  
  他只是一名充满善心的绅士……
  
  然而,就在那次醒过来,脑海一片空白,不知什么时候,他失去了以前的一切记忆。
  
  成为监管者,成为神秘的雾影者‘杰克’。
  
  他得离开这里。
  
  孩子们还在等他。
  
  ……
  
  “庄园的主人?”
  
  厂长想了想,摇摇头。
  
  “不,我并没有见过。”
  
  ……
  
  茶室的门被猛地推开。
  
  小丑的身影出现在门口,一身风尘仆仆的肃杀之感,似乎刚结束虐杀游戏回来。
  
  他的眼神在室内扫了一圈,接触那道清瘦颀长的身影,看到褪去白色面具后第一次露出的真实面容,瞳孔不受控制地收缩了一下。
  
  随即猛地转头,逼人的视线射向厂长,莫名阴沉的面孔压抑着怒火。
  
  看到小丑这幅模样,厂长心里便不由地咯噔了一下。
  
  恰巧这个时候,红蝶从小丑身后经过,朝茶室内的他微微笑了一下。
  
  ……
  
  像是屁股突然着火,厂长瞬间跳了起来,头也不回地跑出了茶室。
  
  “我好像听到了园丁她妈在叫我,我先走了!”
  
  心里却恶狠狠地想着:红蝶你死定了!
  
  ……
  
  修长的手指拿起桌上的白色面具,重新遮住了短暂露出的面容。
  
  杰克直起身子,绕过前面的茶几,向门外走去。
  
  然而,却在与小丑擦肩而过的瞬间,手腕忽然被一股力道蓦地攥住——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或许会有rou
——敬请期待。

一些洁癖和习惯

*首先对于我喜欢关注很久又取关的各位太太说声抱歉

能接受无差

关注的太太新写的文章有逆我cp因为这个cp而关注的(一般来说)都会取关,然后再看作者栏有没有喜欢还没点红心的再点一遍

推荐很多这个作品其他逆cp和本命cp逆cp的也会取关,但是小本本记着扫完大标签下的内容不时会看你作品栏有没有更新

*请不要在我或者我转载的文章下面或者私聊时嫌弃或者说不喜欢我转载cp中的任何人(不喜欢何必找不自在),开玩笑也不行(特别是太宰和周瑜),刷揍宰,虐宰说太宰是渣男,周瑜是小气鬼,狭隘自私,辱骂任何角色看见都会停止交流删掉(宝宝不想跟你们说话(ノ=Д=)ノ┻━┻)

*天雷忠犬痴汉精虫上脑跪舔攻

*同人雷allX和allX修罗场

*天雷抹布太,这种看到推荐或转载的关注太太直接取关取消作者栏里所有小红点

*重天雷原创角色穿越原作嫖各种男神修罗场

只能接受原创角色亲情友情向以及原创角色之间爱情向

我刷新了遛屠夫的记录,四台170秒,感觉距离人皇又近了一小步

〔授权转载〕消失的记忆(杰all)by九曲九弯九

转载授权在:

http://deepd14836603.lofter.com/post/1d2b2e77_ee7b27fc

第四章

  

“杰克!”
  
  远远传来空军的呼喊,医生小姐惊慌地转过头,没来得及说些什么便被跑近的空军劈头盖脸地怒斥了一顿:
  
  “医生你在干什么?!”
  
  眼眶忽地一红,医生小姐感到万分委屈。
  
  “我、没有……”
  
  然而,空军却已没空再理会她了。
  
  他看着捂着脑袋露出痛苦神色的杰克,前所未有的慌乱和手足无措将他笼罩。
  
  鼓动的心脏仍在剧烈的跳动着,他却忽然感到了恐惧,并非面对监管者时本能的反应。——他很害怕,害怕杰克出什么意外。
  
  理智与感性仿佛将他分割成两部分。
  
  不应该是这样的,空军想。
  
  然而,他却控制不住自己的内心。
  
  ……
  
  疼痛开始渐渐褪去,杰克放开了捂着脑袋的手,缓缓直起了身子。
  
  旁边突然传来求生者微微颤抖的声音:
  
  “你、感觉怎么样?没事吧?需不需要给你治疗一下?”
  
  这个求生者是傻了吗?
  
  见到监管者不跑罢了,竟还关心起监管者的身体情况。
  
  杰克默默看着空军仿佛对待易碎品的小心翼翼的神情,越过他,杰克看到了医生小姐向他投来的担忧眼神……
  
  就在目光接触的瞬间,医生小姐的眼眸似乎更亮了一瞬,仿佛带着欣喜。
  
  杰克顿了顿,声音沙哑地开口:
  
  “我放你们离开。”
  
  “走吧。”
  
  ……
  
  5台密码机被成功破译,求生者可开启电闸。
  
  空军带着医生小姐跑到逃生门的时候,他们的另外两个队友:幸运儿和律师,也已经抵达了这里。
  
  直到律师将密码输入完成,逃生门缓缓打开,依然幸运的不见监管者追来的身影。
  
  然而只有空军和医生知道,这是监管者特意放他们离开的缘故。
  
  幸运儿和律师成功逃离庄园,医生小姐停在逃生门外,看着空军的背影,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转身跑出了庄园。
  
  她隐约有种预感,空军先生对杰克先生,似乎有点不一样。
  
  ……
  
  庄园只剩下最后一个求生者,会加快吸引乌鸦的注意。
  
  空军站在逃生门口,直到乌鸦在他头顶飞了好几圈,才迈开脚步,却并非是向着逃生门外的方向。
  
  空军在圣心医院二楼,随着越来越剧烈的心跳声,找到了那抹清瘦颀长的身影。
  
  立于破旧的窗户边,漆黑的衣角仿佛要融入无边夜幕,自窗外投射进来的月光倾洒在他的高帽、面具上、肩膀上,微微泛着光,然后在另一侧投射下一片阴影。
  
  似是听到动静,他微微侧过了身。
  
  空军对上那双白色面具后沉寂的细长眼眸,仿佛被触电般,内心蓦地颤了一下。
  
  晃神中,他向那道月光下的颀长身影慢慢地走了过去……
  
  “我叫玛尔塔。”
  
  空军紧张地握了握拳,却无比坚定地看着杰克,说:
  
  “我可以追求你吗?”
  
  ……
  
   

〔授权转载〕消失的记忆(杰all)by九曲九弯九

授权在:

http://deepd14836603.lofter.com/post/1d2b2e77_ee7b27fc

第三章

 

  依然是圣心医院,空军在一处空地上现出身形,一眼便看到了前面静静耸立在夜幕下的庞然大物。
  
  那破损的建筑一角,生锈发黑的铁艺栏杆,在昏暗的天空以及四周静悄悄的氛围的映衬下,透着一股荒凉而破败的气息。
  
  然而,不知为何,空军的心跳却是不为人知地慢慢地鼓动了起来,明明没有碰到监管者。
  
  空军捂着自己的心脏,微微低着头,然后,慢慢地笑了。
  
  一定是你了,对吗?
  
  ……
  
  杰克哼着那不知名的小曲儿,行走于迷雾之中,随着一场场的游戏下来,令他越来越得心应手。
  
  无论是这些陌生又熟悉的环境,还是游戏本身的规则,就仿佛经历过了无数次一样。
  
  然而,他却始终有一种说不出的异样感,他不清楚这股异样感究竟从何而来。
  
  也许,这与他失去的记忆有关。
  
  ……
  
  空军路过一台尚未破译的密码机,却没有就此停下,步履匆匆,像是寻找着什么,四下张望。
  
  他并没有找到想要寻找到的那个人,一名队友朝他迎面跑了过来,在他旁边,是一台尚未破译的密码机。
  
  那名队友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显然不明白空军为什么傻傻地站在这儿,却不破译密码机。
  
  空军率先开口了:
  
  “医生,你见到这局的监管者了吗?”
  
  医生小姐摇了摇头。
  
  “没有,你受伤了吗?”
  
  她将空军这莫名的行为归类于身体不舒服,说着,医生小姐拿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药物。
  
  “不,我并没有受伤。”
  
  空军拒绝了医生小姐想要给他检查身体的举动。
  
  “我去看看那边有没有未破译的密码机。”
  
  空军没等医生小姐回话,便快步跑远了。
  
  原地,医生小姐看着他的背影,眸中带着明显的困惑。
  
  未破译的密码机……旁边不就有一台吗?
  
  而就在空军跑远后不久,放下疑惑专心投入到密码机的破译中的医生小姐,胸腔内心脏的跳动声,慢慢的加快了。
  
  ……
  
  远远的,杰克被一阵电击声引起了注意,脚下的步伐一转,却是向着那台正在被破译的密码机走去。
  
  对方似乎是一个新手,在杰克靠近的短短几秒钟内,破译便出了两次错误。
  
  然而,监管者不会因为求生者的青涩与可怜,而手下留情。
  
  ……
  
  随着鼓动的心跳声越来越剧烈,医生小姐这才反应过来,她碰到监管者了,监管者就在这附近!
  
  顾不得那尚未破译成功的密码机,慌乱之中选了个障碍物多的方向,转身就跑——前辈曾教导她:遇到监管者,不要跑去空旷的地方。
  
  然而,仅仅才踏出两步,一阵剧痛突然从身后袭来——
  
  她被击中了。
  
  医生小姐蜷缩在地上,用双手紧紧抱着头,剧烈的恐惧伴随着身体的疼痛,令她无法再迈动脚步。
  
  ……
  
  看来这个求生者的确是新手,通常求生者受了他一击之后,往往会爆发出惊人的求生欲,跑的更快更远,虽然依然逃不出他的利爪。
  
  杰克漫不经心地想着,嘴里哼着那不知名的小曲儿,行动优雅地走向医生。
  
  他举起锋利又可怕的利爪,准备给求生者补上最后一击时——他突然顿住了。
  
  求生者身上穿着的衣服,与模糊记忆中闪现的无比熟悉的画面,重合在一起。
  
  杰克忍不住微微睁大了眼。
  
  好一会儿,杰克收起了利爪,仿佛犹豫,又仿佛踌躇不安地,向蹲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求生者,伸出了手。
  
  “你是……医生……吗?”
  
  ……
  
  沙哑的嗓音将医生小姐从恐惧的思维边沿唤醒,意外的冲淡了内心对监管者本能的恐惧。
  
  她慢慢抬起眼,眸中依然残留着惊恐的惧意,然而,她却看见清瘦颀长监管者的身影,仿佛无害又小心翼翼地微微弯下腰,朝她伸出手……
  
  内心深处的某个地方似乎被什么触动了一下,变得万分柔软。
  
  医生小姐看着白色面具后那双好看的眼眸,仿佛被蛊惑了一般,不由自主地将手搭在了朝她伸过来的那只修长的手指上……
  
  这一刻,她仿佛忘记了恐惧。
  
  ……
  
  而就双手接触到的瞬间,杰克身后的玫瑰手杖动了动。
  
  突如其来的熟悉的疼痛卷席而至——比任何时候都要来的浓烈,来的汹涌澎湃。
  
  杰克不得不放弃伸向医生的手,痛苦的捂着脑袋。
  
  就在这无边的痛苦中,一些埋葬在记忆深处无比珍贵的东西,在那疼痛的脑海中,徐徐展开……
  
  ……
  

半夜惊坐起突然想到。。

好想看第五人格设的求生者人皇皮皮太宰遛屠夫中也,我在想什么,睡了睡了

〔授权转载〕消失的记忆(杰all)by九曲九弯九

授权在:

http://deepd14836603.lofter.com/post/1d2b2e77_ee7b27fc

第二章  

 

 

 

“居然一败涂地,这可不像是你的风格呢,杰克~”

  

  小丑仍然坐在他那把椅子上,把玩着两颗彩色圆球,甜腻的音节从那张涂着艳红色的性感薄唇中吐出,略带讽刺。

  

  很快,下一局开始的时间到了,小丑从椅子上站直了身体,眼里一抹残忍之色一闪而逝。

  

  “那么,这次该我上场了……”

  

  一道身影站在了他面前。

  

  杰克转动着手中的利爪,头也不回地道:

  

  “我来。”

  

  看着消失在夜雾中的身影,小丑微微眯起了眼。

  

  红蝶小姐从他身边经过。

  

  “杰克有点不对劲,你没感觉到吗,小丑。”

  

  ……

  

  为了弄清模糊记忆中闪现的熟悉无比的画面,杰克并未休息,截获了原本应该轮到小丑的游戏,直接进入到了庄园之中。

  

  迷雾笼罩庄园,漆黑的乌鸦停驻在枯枝头上,睁着不祥的红眼静静注视着,月下苍凉而破败的一切。

  

  这里是,红教堂。

  

  ……

  

  然而,这次开局不到五分钟,杰克便以大获全胜的成果,重新回到了监管者的休息室。

  

  一进门,像是带着诡异笑脸面具的小丑的面孔,突然一下子出现在了杰克眼前,彼此间非常近的距离。

  

  过了好半响,小丑才移开面孔,审视似地将杰克从头到尾打量了一遍。

  

  古旧的黑色长风衣,高高的黑色礼帽,毫无花纹装饰的白色面具覆盖着那张脸,仅露出的肌肤是苍白的颜色,永远别在腰后的玫瑰手杖,殷红的花瓣随着舞蹈般优雅的动作飘零而下……

  

  没等小丑查探出他不对劲的地方,便见眼前清瘦颀长的身影渐渐变得透明,直到彻底融入周围的环境当中。

  

  这是杰克的一项特有的能力,隐身。

  

  他显然并不想被人用这种眼神注视。

  

  “啧。”

  

  小丑嗤笑了下,仿佛浑然不在意地回到了椅子上,然而,眼底深处的疑问与趣味,却是愈加浓郁了。

  

  ……

  

  从其他监管者那里得知,求生者之中有医生的存在。

  

  杰克似乎对这个词有着一种异样的执着,每局游戏的开始,他便将被困于庄园内的求生者挨个看了一遍,却始终没有遇到医生。

  

  而随着一场场的游戏下来,新的事物填入空白的记忆,充盈着他茫然的内心世界。

  

  然而,他却有一种预感,那失却的东西,将会是他最宝贵的记忆。

  

  他,

  

  一定要找回来。

  

  ……

  

  “嗯哼,碰到了一个非常有趣的求生者。”

  

  小丑难得夸奖了求生者一句,用那甜腻又怪异的音调说:

  

  “是一个空军,他竟然自动跑到我面前,求问一位监管者的情况。”

  

  “让我们来猜一猜,令一个求生者不惜冒着生命的危险,也要与送死无异地,自动送上门来求寻的监管者,是哪一位呢~?”

  

  似笑非笑的眼神仿佛漫不经心地掠过休息室内的几位监管者,却在坐于窗户边上,望着外面景色的身影身上略略停顿了两秒,眼眸微微眯起。

  

  “谁?”

  

  求生者碰到监管者,出于本能的恐惧,怕是躲还来不及呢。

  

  像小丑说的这种情况,一般而言根本是不可能发生的事,然而也确实发生了,小丑没有说谎的必要。

  

  那么,是什么给了求生者莫大的勇气?真是惊奇到让人忍不住去好奇呢。

  

  然而,小丑却不再开口了,转而用调侃而怪异的口吻说:

  

  “自动送上门的猎物,我自然满足他送死的要求,把他送上天去了。”

  

  “直到最后飞天的那一刻,还不忘求问于我,真是异常的执着呢~”

  

  ……

  

  “嗯哼,难道你不好奇吗,杰克~”

  

  身后传来小丑甜腻的音调,杰克踏出休息室的步伐顿了顿,并没有回头,身形渐渐消失于蔓延的迷雾之中。

  

  小丑的眼神忽地暗沉了一些。

  

  ……